最头条

最头条门户首页 热门娱乐 阅晓宝/yuexb03【李牧】阅晓宝,全文继续阅读无删减+完整版+完结后续章节

阅晓宝/yuexb03【李牧】阅晓宝,全文继续阅读无删减+完整版+完结后续章节

2022-03-02 16:33:57 / 来源: 互联网 / 查看: 497/ 评论: 0

摘要阅晓宝/yuexb03【李牧】阅晓宝,全文继续阅读无删减+完整版+完结后续章节#公众号:阅晓宝/yuexb03阅晓宝/yuexb03阅晓宝-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被一个小自己三岁的男孩给调戏了,而且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陈婉不禁回想起昨天那个被自己撞飞的少年模样,再联系到他眼前的这幅打扮、气质,心中暗暗叹气。有一种妖孽,是不需要年龄撑腰的。李牧正是这种。李......






阅晓宝/yuexb03【李牧】阅晓宝,全文继续阅读无删减+完整版+完结后续章节
#公众号:阅晓宝/yuexb03
阅晓宝/yuexb03阅晓宝 -
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被一个小自己三岁的男孩给调戏了,而且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陈婉不禁回想起昨天那个被自己撞飞的少年模样,再联系到他眼前的这幅打扮、气质,心中暗暗叹气。
有一种妖孽,是不需要年龄撑腰的。
李牧正是这种。
李牧也猜出陈婉不会答应坐在前杠上,于是便推着自行车,陈婉隔着一辆车,走在他的身边,一时间倒是引来了不少注意。
盛夏的阳光下,两人迎着强烈的光线并肩行走,无论是颜值还是气质,都显得与众不同。
虽然李牧刮了胡子、换了发型,让陈婉在一开始几乎就没认出来,但这个小区里不少人是看着李牧长大的,看到眼前两人并肩,只是稍稍诧异,便认出了李牧。
就在李牧把陈婉带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小区里不少父母的同事就已经纷纷议论开了。
“瞅见没?李道平的儿子小牧刚刚带了一个漂亮女孩回家,那姑娘长得呀,怎么跟你说呢,满咱小区找,找不出赶她一半的!”
“李道平真是好福气啊,他老婆肖云芳当年就是一顶一的大美女,儿子又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对象。”
李牧家没怎么装修,不过家里非常整洁,院子里有李妈种的不少花花草草,多数正值花期,漂亮得很,陈婉一进门就被迷住了。
把自行车停在一间用作储物的平房,李牧又对陈婉道:“婉姐,没什么事中午一起吃饭吧,我有个发小待会要来找我去吃肯德基,咱们一起呗?”
“发小?”陈婉撇撇嘴:“我不去,不给你添麻烦,我坐一会就走。”
李牧见她有些误会,便解释道:“有什么麻烦的,我那个发小非要找我去网吧玩,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干脆一起,有美女陪着才有意思啊!”
“去网吧?”陈婉考虑一下,“也行,我下午应该没什么事,就跟你去网吧坐一会。”
“先进屋坐会儿。”
李牧邀请陈婉进了客厅,给她倒了杯水,陈婉有些好奇的在李牧家里参观。
李家的装饰品很有时代特色,这个年代老爸就新潮的弄了一个照片墙,上面有爸妈的黑白婚纱照、年轻时外出旅游的黑白照,每一张照片下面,都还有地点、年月日等信息,彩色照片中就有了李牧的身影,包括他的百日照、十个月以及周岁照,除此之外,还有每年周岁与爸妈的照片,从一岁到十八岁,每年都有。
陈婉对这些照片很是感兴趣,看了半天不由赞叹:“叔叔阿姨年轻时真是郎才女貌!”
“是吧。”李牧得意的笑道:“我们家基因还是很强大的,所以我才长得这么帅。”
“真好意思。”
陈婉是第一个进到李牧房间里的姑娘。
少年时的李牧很腼腆,高中毕业前没和什么女孩有过什么亲密接触,更不会把女孩子带回家来,而上了大学之后,一直到工作,那几段感情都没能坚持到见家长,所以,这还是李牧第一次带女孩子进自己的房间。
李牧的房间不大,充其量也就十五个平方左右,这间小屋摆了一张一米五的床,一张有些陈旧的书桌,一个玻璃门的书柜、一个衣柜,还有一把红棉牌木吉他。
房间有些拥挤,但却非常整洁,陈婉迈步进去,竟闻到一种特别的淡淡香气,那种味道在她嗅来,如同洗衣粉洗过的衣服被灼热的阳光烘烤而产生的香味,闻着让人很是舒服。
墙上有几张别样的海报,有一张科特柯本,一张唐朝乐队的大旗海报,其中最特别的,是一张冷色调的海报,上面有一条通往迷雾中的铁轨,一个短发男人蹲在轨道中央,将脸埋在自己的双腿间,除此之外,上面一个字都没有。
“这张海报好奇怪啊。”陈婉面露诧异,“也没写字,是什么来的?”
“窦唯的专辑《黑梦》。”李牧顺口道:“这海报是小摊上一块五淘换来的,估计是盗版商不负责任,正版上面有窦唯黑梦四个字,这张没带上。”
想来,在这个年代,李牧还是一个超级音乐爱好者,喜欢流行乐,也喜欢摇滚,迷迈克尔杰克逊、迷黑豹、迷Nirvana乐队,会弹点吉他,唱歌的声线也还不错,再加上高高瘦瘦、白净帅气,不敢说迷倒万千少女,至少也很受女孩子喜欢。
到了大学,李牧靠弹吉他外加唱歌,还先后拿了两位姑娘的一血。
一想到这里,李牧就无比怀念大学时光……
陈婉转而又看到李牧那把有些破旧的红棉牌吉他,好奇的问道:“你会弹吉他?”
“一点吧,业余玩玩。”
陈婉当即道:“给我弹唱一首呗?我们学校也有男孩玩吉他,弹唱同桌的你,还挺好听的。”
“现在的大学生也就这点创意了。”李牧无奈的摇摇头。
陈婉追着哀求:“给姐弹一首嘛,来一首许巍的吧,我的秋天!”
李牧微微一笑,好奇问道:“许巍第一张专辑很消极啊,你这种白富美怎么会喜欢?”
陈婉没有搭理李牧白富美的调侃,道:“只要好听就喜欢。”
李牧点头笑了笑,坐在床边,从角落里拿起了自己那把破旧的木吉他。
这把琴,是初二那年妈妈送给自己的礼物,当时花了两百多块钱,算是木吉他最便宜的一档了,不过音色倒是不错,几年弹下来,音色越来越好。
李牧抱起吉他,以一弦为准,用稍微高端点的泛音法调了调弦,为了高考,这把琴有日子没弹了,有些跑弦。
陈婉坐在李牧的椅子上,见他调音非常娴熟,便端正姿态,准备认真聆听。
李牧先是弹了《我的秋天》第一个和弦的扫弦,忽然停下来道:“你点什么我唱什么多没意思,要不我唱一首你没听过的吧。”
“我没听过的?”陈婉眼睛一亮,笑道:“好呀,唱吧。”
李牧点了点头,回想了一下和弦谱,简单而悠扬的指弹前奏之后,他用自己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唱道:
“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
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
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
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
斑马斑马你回到了你的家
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
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
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……”
三十岁前的李牧爱摇滚,三十岁之后的李牧爱民谣,宋胖子算是他比较喜欢的一位,尤其是这首《斑马斑马》,不再是无病申吟,也不再是强说愁苦,而是带着几分沧桑与无奈,讲述一个男人与一匹受伤斑马间的特殊情感,当然,斑马并非真的是斑马,后世普遍认为,歌里的斑马,代指某个被别人伤害过的女人。
陈婉没听说这首歌,也没见过歌词,只是隐约从李牧的口中辨别歌词,然后在脑中萌生出一副幻想中的画面。
李牧的嗓音很好,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,让他唱歌时也很容易代入感情。
“斑马、斑马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只会歌唱的傻瓜……”
当李牧唱到这句时,陈婉托着下巴安静的听着,心底竟然涌上一阵莫名感动,这首歌在她脑中,如同草原上飘来的淡淡忧伤,让她沉醉其中。
一曲唱罢,李牧本人的思绪回到上辈子的过往,自己遇到的、擦肩的、错过的一切,现在回想起来,不咸不淡不苦不辣,只是让人心生感慨,昨天自己搬动了上一世人生中的第一个道岔,但一个道岔之后,命运火车的行进方向、途径的一切都会改变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